当前位置: 主页 > 地方资讯 > 正文
80 后该退出 IT 行业……吗
发表时间:2021-10-14

  对于从事互联网行业的人来说,悬在他们头上的达摩克利斯之剑就是,35 岁职场危机。更有甚者提出,80 后就应该退出 IT 行业,渲染一波又一波的焦虑情绪。本文作者对这类事件发表了自己的看法,一起来看看吧。

  有些三天两头将企业社会责任挂口头的 CEO、CHO,嘴上也会说「残酷」,可一看公司财务报表,会「身体很诚实」地在辞退信上大笔一勾。

  前两天,某科技公司老板说「80 后的人真的该退出 IT 行业了」,引发挺多人关注。

  三言财经曝出的截图显示,这位老板在微信群内发飙,说自己「见不得下了班要给老婆孩子做饭的男人」。

  接着,他对这类顾家男喊话:「请离开,你已经不适合在一个创业团队呆着」,「我给你时间,找个新工作,请你滚!」

  大概是霸总体质太上头,他还直接要求员工们中秋节回去多想想,「节后,开始清理所有跟公司达不成‘共识’的人!」

  疑似被开员工则曝光了此事,说「半夜娃尿床突然发现被优化了」,称自己去年 10 月入职销售,在各种困难下,拿下了公司第二的业绩,合同业绩 150 万 -200 万,回款 100 万。

  你 25 岁时天天 996 无所谓,但你不可能永远 25 岁,你会有家庭和孩子。

  许多老板,看到的或许是下面那句。他们还会将它提炼为一句:职场没那么多人情。

  连员工「下了班要给老婆孩子做饭」都见不得,还直接用上「滚」和一堆脏口,确定不是找骂?

  很多企业到处标榜着「人才是核心竞争力」,却绝口不提下半句——「(前提得是,35 岁以下)」。

  「冷血」之类的泛道德化评判,无益于本质廓清。那些市场信徒能随手甩来一句:怎么的,企业就该做慈善?

  现实就摆在那:你说 35 岁员工上有老下有小中有房贷保险一身病,我说许多企业都挣扎在生死线附近。

  「反资本」导向的舆论当然可以花式开骂,可「骂倒一家企业 = 砸掉 N 个饭碗」的换算,大概只有等时代的尘埃落在某些人自己身上,他们才会有感知。

  可事实是,35 岁确实成了职场分水岭,两条路铺陈眼前:成管理层;被淘汰。

  这不是两条等宽道路:成管理层,是条窄道,得挤进去;被淘汰,一路向下,但够宽。

  早就有人就此给出了解释:这与当前激烈的就业环境不无关联,这里面很大程度上是市场「倒逼」的结果—— 35 岁以上,就修不动福报了,预期薪酬较高,打鸡血效用还低,能不被淘汰吗?

  涛思数据创始人陶建辉的分析更透彻:「35 岁现象」出现的根源在于中国的 IT 水平还相对落后,国内在操作系统、中间件、内核软件、数据库等底层技术上与国外差距大,做移动应用的公司较多,软件开发门槛低,甚至有些程序员从培训班出来就能写,对高级人才需求不足。「如果国内做基础开发的公司越来越多,那可能不会再有 35 岁程序员的问题」。

  「35 岁 +」员工的最大优势是经验,可很多互联网公司不需要这点——不是不需要经验,是经验的赎买成本不具有性价比,能轻易被小年轻拥有的耐操、抗压、要钱少等竞争优势碾压。

  别跟那些互联网公司说:年少不知少妇好,错把少女当成宝,你们是不懂中年的好。

  比起 80 后程序员,95 后、00 后程序员的「可 PUA 性」未必更高,但整体诱惑力明显更足。

  按照社会学学者陈映芳的说法,「在农耕时代,农业劳动讲究经验,老人有权威,但工业革命需要新知识、需要年轻人的体能,所以它的大门是向年轻人敞开的。」

  套用塔勒布在《反脆弱》里的观点,35 岁是人的「脆弱性」U 型结构向上的阶段。

  度过「35 岁危机」最好的应对,就是建立「反脆弱职业结构」,最好能将危机转化为契机。

  但他们的 35 岁危机,又会连着一个家庭的福祸,一个社会在末梢处的稳定。

  当中年人在职场上的最大过错,不在于他们能力不行只在于他们「老了」时,那这个社会离「有温度」恐怕还有些远。

  对政府来说,强化劳动权益保护与采取用工激励性措施、加强职业技能培训等是不是可以并行;

  对企业而言,该不该参照 AI 应用领域的「价值对齐」原则,在能力所及的情况下少些「说辞就辞」……

  事实上,在国外互联网企业,中年程序员很常见,「35 岁危机」真没那么强烈。

  去年 3 月,脉脉研究院发布的《互联网人才流动报告》统计,19 家中国互联网大厂的人才平均年龄为 29.6 岁,有两家巨头员工平均年龄仅为 27 岁。

  而美国调查机构 PayScale 之前的统计显示,截止 2018 年年底,苹果员工平均年龄 31 岁,谷歌员工平均员工 30 岁。也挺年轻,但一比较就……

  2019 年,统计机构 Stack Overflow 对全球近 9 万名开发者的调研报告显示,国外 35 岁以上的程序员占总数的 25.7%,在中国,搜狐科技《中国互联网简史》给出的数据是,占比仅 7.3%。

  但欧美国家中求职简历上不允许写年龄,也避讳问年龄的「惯例」,多少也彰显了某些规则的柔性。

  可社会层面,我们的社会该为那些局促者注入些许温情,而不是由着「社会达尔文主义」去定夺他们的沉浮。

  因而,整个社会至少该有意识地消除「职场排斥性规则给‘人到中年不如狗’做注解」的现象。电气百科:电缆厂运营成本高?这些隐形成本www.bm2h6.cn